首页  |   招贤纳士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小青年权威论坛
扫扫进入手机版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负责人:张先生
电话:023-8888999
QQ号:小青年权威论坛
邮箱:597459892@qq.com
传真: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主页 > 新闻中心 > 品牌资讯 > 创畗118图厍 亲身体验的IT
创畗118图厍 亲身体验的IT
发布日期:2018-07-01 03:17    浏览次数:     作者:dede58.com    

自2016年6月开始,我从日本财务省前往日本驻华大使馆经济部任职,这也是我第三次在华任职——第一次是1997年至1999年在北京公派留学,第二次是2004年至2007年在上海总领事馆任职。

去年赴任时,同辈开玩笑说“又去中国啦?在中国的时间比东京都长了”。但事实上,在我22年的职业生涯里,除去中国6年、美国1年,其余均在东京。跟驻外商社与银行人士相比,6年或许算不上什么,因而我也不敢说是“中国通”;但在财务省的历史上,虽未详细考证,三次在中国任职的恐怕只有我了。因此,我想就自身体会聊一聊中国经济的显著变化。

不能再轻视的物价

GDP(生产总值)是一个国家经济规模最具代表性的指标。近年来,经济实际增长率仅高于6%,较之以往有降速倾向,正因如此,日本书店经常能看到大量书籍认为经济会迅速崩溃。在这里不对这些书籍加以评价,只想通过GDP规模来观察日中经济关系的变化。

2016年,GDP约为11.2万亿美元,达到日本(4.9万亿美元)的2.3倍。GDP虽然在2010年才超过日本,但6年来暴增两倍以上。日本人只是觉得“最近刚被超过”,但由于经济增速过快,双方的差距走到了无法比较的程度。

回想起20年前刚赴公派留学之际,当时日本GDP还是的4倍。由于人口是日本的约10倍,这等于是去了一个人均GDP只有日本四十分之一的国家留学。有别于同辈大多前往欧美等发达国家留学,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去了,还记得前辈特地为我召开送别会,并鼓励道:“收入1万元(当时相当于14万日元)就是‘万元户’了,你虽然只是个小科员,但收入上却是个‘20万元户’,简直是王侯贵族啊!”

到了我第二次赴任,已是2004年。这一时期,已经加入了WTO(世界贸易组织),经济以超过10%的速度迅猛增长。特别是我的赴任地上海,当时日本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进入,大街上每天都在建设新楼。目前上海浦东超过100层的环球金融中心就是在当时建起来的。

当然,热衷于投资的并不止日本企业,美国、欧洲、韩国的大型企业如同淘金一样不惜人力财力挤入。不过从规模来看,GDP仍然不到日本一半,人均GDP只有日本的二十分之一。拿着日本工资在生活,日本外派人员在人眼里过得很潇洒。

第三次赴任是2016年,GDP比前两次大幅提升。固然一直处于高速增长期,但GDP过去只是日本的一半左右,如今已是日本的一倍以上。虽然人均GDP仍然只是日本的四分之一,但如果把各省与直辖市的人均GDP按顺序排布下来,会发现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的人均GDP已经是日本的一半左右了。或许有人觉得用都市水平来类比国家不太科学,但直辖市人口都在千万人级别,经济规模与一些国家相当。以最大经济圈长江三角洲为例,构成单位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人口总计1.5亿人,已经超过日本人口;人均收入为1.3万美元,已经处于发达国家的门槛。

就我个人的感受来说,过去到觉得什么都便宜,但现在北京的物价水平除去公共交通以外已经与东京没有太大差距,甚至很多时候感觉日本更便宜。近年来游客在日本“爆买”引起话题,之所以“爆买”,除了日本商品的品质保障,更因为很多商品十分便宜。有人说,目前金融机构与大型企业的白领年收入已经超过日本。

关于这一点,一位在日本民企工作的朋友向我感慨:“10年前赴任时觉得无比有趣,但最近逐渐变得无趣起来。想想为什么才发现,六六吧,以前因为工资高而不在乎的物价,经常能吃到美味宴席,所以觉得有趣。”虽然不知道这位友人吃到了什么样的美味佳肴,但很明显的是,过去那种“轻视态度”起码在对华业务之中无法通行了。

在我看来,日本人对经济的认识大多停留在21世纪初期,即便是我,也经常会因为片面了解20年前的情况而形成先入为主的观念。如今我深刻感受到,不再囿于感情与先入为主的观念,仔细观察经济的变化愈发重要。

超绝的电子支付

这次来赴任,我最惊讶之处并不在于建筑物与交通基建这些硬件的变化,而是全社会的IT化。伴随着搭载 GPS 系统的智能手机逐渐普及,在金融、流通、物流等方面全盘走向便利化、效率化。这种普及势头凌驾于其他发达国家之上,逐步改变市民生活。目前的变化并不是“追赶超越”,反而可以说是在世界最前端。

说到社会的 IT 化,不能不提两家大型企业——马云领衔的阿里巴巴与马化腾执掌的腾讯,可类比于日本的软银与乐天。这两家公司各自创立了“支付宝(ALIPAY)”与“微信支付(Wechat Money)”两种电子支付服务,成为普通人日常支付手段。这类服务的使用率高得惊人,起码我本人在日常生活中就基本不用现金,也没那么多机会接触褶皱而不耐脏的人民币。

两种产品之中,我经常使用微信支付。微信本来是与日本LINE相似的即时通信工具,目前是人生活的必备之物。除去本身的即时通信功能外,微信附加的“钱包”功能也十分便利。比如在便利店支付时,出示自己智能手机的二维码就可以,店员会在收银台用读取机来读取手机画面,“哔”的一声就完成支付。有人说日本也有“手机钱包”,只要放在 IC 卡读取机上不就行了么?但实际上不仅如此。

首先,微信的钱包功能并不像日本的Suica或是EDY这类储值卡,而是与银行账户连在一起,所以不需要提前充值。其次,除了可以让商店读取顾客的二维码,顾客也可以读取商店的二维码完成支付,这是划时代的创举。无论多小的店面,马会现场开奖,只要把自己的二维码打印下来贴在外面,商店就可让消费者扫描二维码来收钱。如今,仍有很多商店还不能使用信用卡支付——因为IC卡与信用卡读取设备成本过高、信用卡支付还需要缴纳手续费,但有了微信,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够了,不需要引入新设备;而从店家角度来看,这种支付与银行转账没有太大差别,还不需要支付手续费。

放眼的商店街,几乎所有店面都贴着印有微信与支付宝二维码的牌子,哪怕是在街头做煎饼果子、在路边卖杂货的露天商家也是如此。甚至有传闻说,有一些乞讨者也把贴有二维码的牌子挂在头上,请求把钱打进去。

此外,还可以通过即时通信的聊天功能汇款。使用LINE的日本人应该知道友人间可以发送信息或表情,与聊天中发送表情相似,微信还具备汇出少量金钱的功能。比如前一天晚上的聚会上朋友帮忙垫付费用,第二天想还钱,只要与发送信息一样,点选“红包”就可以给朋友汇款。很多人认为,电子支付开始为“AA”文化打下基础。聚餐向来是主办者碍于面子而全额负担,更有甚者会拿去以公司与职场经费报销。的反腐运动中重要一环节是治理公款的滥用,微信支付也为形成“AA”习惯而起到一定作用。

便捷高效的共享出行

“滴滴”是美国普及的网络打车服务商“优步(Uber)”的版,服务内容与优步基本一样,阳光论坛,只要输入目的地与目前所在地,就可以叫来附近的一般车辆(日语称“白色的士”)。不过“滴滴”也有不同,那就是可以选择到底叫来“白色的士”还是正规出租车。由于汽车共享服务对于出租车行业冲击很大,“滴滴”自然考虑到这方面因素。从结果来说,现有出租车公司其实也可以把出租车的无线联络功能外包给“滴滴”。

上海的一个滴滴车。自2015年8月开始,滴滴公司在上海各大商场、社区、医院等地设置500多个滴滴车,以解决人流密集区出行难题。

20年前提到出租车,会想到“漫天要价车”。他们一遇到外国人便不用计价器,要价数倍,还有部分出租车会故意微调计价器用于多收费用。不过现在这种行为已经一扫而空,只要在“滴滴”里输入出发地与目的地,软件内置的导航系统就会自动选出最佳路径,可以要求司机按这条路径行驶。由于叫车时点就可以事先看到预测金额,如果要价差距过大,可以在软件里投诉。受到投诉过多的司机就无法与滴滴签约,因而这也要求司机方面依规行事。个人感觉,目前出租车的服务质量已经大幅改善。

若遇到雨天或是高峰时段,空车较少,软件会自动调高价格,这个功能由人工智能来完成。另外通过手机画面可以在地图上看到预约车辆所在位置,对等待车辆的一方也会减少烦恼。当然,出租车支付也可以通过微信完成,这样不需要通过繁复的现金交易,好似通过 ETC 之后自动从银行账户里扣钱一样容易。这方面来说,日本很多地方常有无法使用信用卡支付的出租车,据说很多游客反而不解道:“日本怎么这么落后?”

20年前,平码二中二是什么意思,我每天都要与“漫天要价车”斗争;10年前,司机经常不认路,我只能边看地图边人工导航;如今,无论何处的出租车都能在人工智能的指挥下奔驰,车费也可以不用现金,www.999amh.com,不由得有恍若隔世之感。

远距离出行或许需要“滴滴”,但每天的上下班通勤我一般选择骑自行车。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突然出现在北京街头——最初是橙色自行车,后来有了黄蓝等各种颜色。日本在旅游点或者车前会有自行车租赁商,但“共享单车”却完全不同。可以直接借走街边放置的共享单车,用完了也可以随地放置。

当然,由于共享单车是量产商品,骑起来的感觉也难说好,大部分由于没有变速器导致速度上不来。但由于所有车辆都搭载 GPS,通过智能手机搜索便可以找到最近的车辆。这也方便运营商了解全部自行车的放置情况,比如在夜间回收自行车,让相关人员搬到车旁边。

据我所知,运营公司的主要目标与其说是靠自行车租赁盈利,不如说是集中使用顾客的个人信息与使用情况,以大数据的方法灵活利用。以摩拜打响第一枪,短短半年多时间,共享单车席卷各大城市。

20年前来留学时,自行车是同学的宝贝,很多男生以在自行车后座带上漂亮的女朋友而自豪;当时的我却遭遇两次自行车被盗。如今北京遍地共享单车,看来无论是骑车带人还是偷盗都要成为历史了。

在家里吃上北京烤鸭

对于独身外派者而言,最不可或缺的便是“外卖”软件,最后便要介绍以“谷歌”——“百度”来运营的“百度外卖”软件。

网络食品配送服务在日本也以“宅配披萨”等形式存在,不过通常送货员都由店面雇佣,外卖的形式却完全不同,是由“百度外卖”加盟店整体共享送货员。顾客在智能手机画面上对餐厅发出订单后,餐厅会立刻收到信息,同时在街面各处等待的送货员会迅速骑上电动自行车前往店面,拿到包装好的餐食以后迅速送往顾客家中。该软件杰出之处在于,加盟店数量极为丰富,下单时即可看到预计到达时间,送餐时间一向都很准确。每次在家中吃到知名餐厅的北京烤鸭与小笼包,那个瞬间会觉得很“奢侈”。

谈到背景,由于目前钢铁等重工业产品产能过剩,正处于调整之中,大量工人因工厂倒闭而失业,一些人因而选择到北上广等大城市谋生,不少人因此成为外卖员。有意思的是,送货结束后,评价中会出现“答谢骑士”一栏求取小费,而送货费用与小费支付则通过上述电子支付进行。由于我们不太习惯于小费文化,与其当面给送货员现金,倒不如之后用智能手机来给比较容易接受。在一定程度上,这个软件或许也在为解决问题做出贡献。

前面提到的很多细节都是我个人的感受,但我想说的是“百闻不如一见”,了解邻国经济的实际形态,对于日本的经济政策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今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值此良机,希望更多同僚能够来访。

(原文刊载于日本财务省The Finance杂志2017年8月刊,略有删减。翻译:肃配水)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