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招贤纳士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宝码高手主论坛黄大仙
扫扫进入手机版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负责人:张先生
电话:023-8888999
QQ号:597459899
邮箱:597459892@qq.com
传真: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主页 > 工程案例 > 广告传媒领域 > 传统产业创新之困
传统产业创新之困
发布日期:2018-01-11 17:57    浏览次数:     作者:dede58.com    

8月18日,全国工商联在北京揭晓“2014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浙江省138家企业入围,连续16年蝉联全国第一。同时发布的“民企制造业500强”榜单,浙江省118家企业入围;“民企服务业100强”榜单,浙江也有20家民企入围。再看全国经济总量大省广东的入围企业榜单,广东省共有24家企业入围“2014民营企业500强”,其中,11家来自深圳,9家来自广州,其余4家企业分布在佛山、东莞、汕头、普宁。

这个榜单最耐人寻味之处是,首先,广东省经济总量长期高居全国第一,且一直遥遥领先浙江省,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广东以30879.09亿元排在全国各省第一;江苏、山东排第二、第三;浙江以17978.2亿元排第四位。广东省经济总量比浙江省多出1.3万亿元,但是广东省入围“2014民营企业500强”企业数却只有浙江省17%。其次,从广东省入围企业的分布来看,绝大部分企业分布在珠三角东岸,而“拥有34个国家级产业基地”的珠三角西岸城市中山市,却无一家企业入围,让人大跌眼镜。

国家级产业基地的困境

从1982年中山市古镇镇海洲村诞生首家灯饰企业至今,中山灯饰产业已走过32年历程;2002年11月,古镇镇荣获“灯饰之都”牌匾,至今也有12岁。如今古镇镇灯饰产业已发展到8000多家灯饰企业,产品占全国灯饰市场60%以上份额,形成了以古镇镇为中心,覆盖江门、佛山等周边多个城市的灯饰产业集群。

这就是以传统产业集群为基础和特色的珠三角经济缩影,其产业集群发展经历了从集聚到扩张升级的成长过程,打造出“一镇一品”为特色的专业镇群体,形成了一批有较完整产业链条、产业竞争优势明显的省级产业集群示范区。

仅在中山市现有专业镇15个,佛山市的专业镇更达到35个。目前,中山市拥有34个国家级产业基地,其中包括“灯饰之都”、“中衣名都”、“休闲服装名都”、“小家电产业基地”等。

但近几年来,随着资源环境约束的凸显、各种要素成本的上升、外需的下滑,传统产业基地受传统模式影响和束缚的问题突出,特别是随着土地、能耗、劳动力成本、环境容量等刚性约束日益趋紧,长期以来的粗放型发展模式已走到尽头。

以“灯饰之都” 古镇镇为例,2011年灯饰业总产值达到171亿元,2012年降至158.1亿元,2013年降至142.8亿元。从数据表面上看,古镇镇是最大的灯饰生产基地,但仔细一算,古镇镇平均每家灯饰企业年产值只有200多万元,而且,能进入欧美发达国家市场的古镇镇灯饰产品相当少,意大利米兰灯饰展甚至拒绝古镇镇企业携产品进场参展。

中山市照明电器行业协会会长区炳文对中山灯饰照明产业的“前世今生”了然于胸。“我的最大愿望是,古镇镇要从‘灯饰之都’向‘世界灯饰之都’升级,但是仅靠古镇镇的自身发展,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因为中山根本不具备足够的土地、人才、技术等一大批关键资源。”

香港达进东方照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凯山对制约传统产业创新升级的瓶颈也深有感触。他在中山三角镇设立有生产分厂,但他的工厂周边并没有任何可配套成产业集群的上下游工厂,这样的局面对他来说意味着,所有的产业发展困难全由他自己的企业一家承受。

杨凯山对记者直言,目前珠三角传统产业“低、散、小”的生产格局困扰着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整个产业资源的运作效率降低;多数制造业仍然处于产业链的低端,长期以来依赖低成本、低价格的竞争优势已大幅度弱化。

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管理学院副教授唐伶对珠三角传统产业集群调研后发现,目前传统产业集群主要以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为主,大多是以低成本为基础的聚集,发展总体上处于低级阶段,产品同质化、企业同构化现象严重,企业间的竞争激烈,抗风险能力极弱。

且传统产业中优秀的龙头企业欠缺,比如,号称“灯饰之都”的古镇镇灯饰产业、号称“五金制品产业基地”的小榄五金产业,至今没有产值超过50亿元的企业。传统产业中99%是小微企业,普遍面临着创新能力不强、创新动力不足的困惑。在产业关键领域掌握的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非常少,产品需要的关键配件、原料仍依赖进口。

特别是各专业镇之间,与各传统产业之间壁垒重重。比如:中山古镇镇与中山横栏镇是相邻的发展灯饰照明产业集群地,中山大涌镇与中山沙溪镇是相邻的发展红木家具产业集群地,中山南头镇与东凤镇是相邻的发展家用电器的产业集群地,在建设科技创新平台的过程中,各区、镇都选择了各自为政,造成科技创新平台的重复和科技资源的浪费,也不利于创新平台为集群企业提供资源共享服务。

杨凯山表示,这些问题导致专业镇的传统产业集群内部频频发生企业为了打价格战而不断降低产品质量,导致整个产业集群一直处于小而散的产业链低端,有的企业甚至导致资金断链而倒闭。另外,专业镇的优势很容易被周边区、镇复制,比如古镇镇灯饰产业的优势很快被周边的横栏镇、小榄镇以及江门市复制,从而面临周边区域更具资源优势企业的竞争和威胁,甚至被取代。

“在当前劳动力成本和资源要素价格不断上升的形势下,珠三角传统产业集群体的产品和市场生命周期,因为自主创新不足、资源配置不合理、各专业镇无法优势互补而不断萎缩,‘国家级产业基地’的市场竞争力日益被削弱。”中山市副市长冯煜荣在近日一次经济调研会上坦言。

目前,中山全市超百亿元的产业集群有9个,其中白色家电、健康医药、五金制品、纺织服装四个产业集群规模超500亿元。随着金融危机的持续发酵蔓延,贸易增速回落,中央政府应对美国次贷危机的投资和消费政策推动力度逐步弱化、退出,房地产、汽车市场疲软,人民币汇率上升、原材料成本上升、用工成本上升等一系列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再加上长期以来传统产业规模偏小,产业层次偏低、产业结构偏轻、创新能力偏弱等内部因素制约,中山市优势传统产业集群发展面临巨大挑战。

大与小的生存法则

“中山灯饰产业发展这么多年了,灯企总数很多,但一家大的企业都找不到。真是不可思议。”唐伶如是说。

惠州元晖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施毓灿告诉记者,台湾地区早年刚发展LED产业时也是企业“一窝蜂”,小企业很多,人人都想当老板。当地经济管理部门意识到,台湾企业这么搞下去,肯定会竞争不过欧美和日韩的同行业大鳄,因而对LED企业做了大量的引导工作,让中小企业实施兼并重组,最终培养出多家在世界范围内有实力的企业,使台湾成为世界最大的LED芯片研发生产基地之一。

古镇镇政府一位分管经济的官员对古镇镇灯饰产业现状也深感困惑:“古镇镇政府早已发现这个问题,一直想办法推动引导企业做大,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灯饰产业容易进入,不少企业反而裂变发展。”

传统产业集群里的企业为什么发展这么久还做不大?施毓灿认为,根本原因是封建传统观念“宁作鸡头、不作凤尾”的影响太深。他建议政府抓住几家龙头企业来推动发展,说服行业小老板们“当小企业老板,不如当大企业股东”。

区炳文不认同施毓灿的“政府引导企业兼并重组”的建议。区说,其实中山每家灯饰企业老板都想做大企业,都有自己的专业精神,也都有当大老板的心。但并不是想做大企业就能做大,而且他们的小企业至今仍然能存活,至少说明他们仍然有一定的市场需求。当哪一天市场不需要其存在了,他们自然会被市场淘汰。“企业的发展路径最好由市场来调节引导,政府千万不要行政干涉。”

政协浙江省委员会研究室主任盛世豪认为,浙江省民营企业能够相对健康成长的原因,是政府让产业发展以市场化选择为主。他以日本产业政策为例进行解释,日本战后的成功,尤其是产业发展的成功,都归功于产业政策的成功。但是,自始至今,日本在上最有竞争力的产业,都是没有得到政府扶持的产业。

盛世豪表示,凡是政府出资支持、鼓励发展的产业,其产业准入门槛必然会降低,各方资本一拥而上,必然很快导致产能大大超过预期,最终使该产业陷入整体产能过剩而进退两难。长三角地区的光伏产业、珠三角地区的LED产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的失败案例。

有企业人士认为,企业规模大小和形式如何并不重要,其市场竞争力才是最重要。因为大企业、中小企业都有各自不同的优势,也就有各自不同的活法。从全球企业实践来看,企业要想在市场上谋得一席生存之地,必须把“强”与“大”的辩证关系处理好:中小企业必须能够像大企业那样具有长远的视和化的危机意识,像跨国公司那样走一步看十步;而大企业必须能够像中小企业那样行动精干和灵活。

上海欣丰卓群电路板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斯翔告诉记者,在欧洲的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国家,就有一大批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并能赢利的中小企业,而且已经打造成“百年老店”。这是因为他们在全球产业链条中占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他们为跨国公司生产某个配件或者零件,而跨国公司的发展也离不开他们。这些中小企业就是凭借自己的某项知识产权、专利和叫得响的品牌,成为在上竞争实力很强的企业。

“门”里还有多重“门”

8月18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研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习近平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就是要推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坚持需求导向和产业化方向,坚持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主义制度优势,增强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形成新的增长动力源泉,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有关学者表示,科技创新的口号在已经喊了很多年,但至今并没有明显成效,以至中央决策层屡次振臂高呼。根本的原因在于,科技创新并不只是增加科技人员、增加经费投入这么简单。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是由整个氛围来培育的系统工程。

那么,阻碍企业创新的因素有哪些?全国工商联经济部部长谭林认为,民营企业仍然面临人才短缺以及“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内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唐伶认为,近几年来,企业“用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同时存在的矛盾无法缓解,每年夏天都会如期上演“最难就业季”,这个残酷现实与失败的教育体系不无关系。现行教育抹杀学生的个性,没有个性就意味着墨守成规、没有创新,但未来国家间的竞争恰恰是差异化竞争,没有创新何来竞争力?

雅乐思电器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王孝平坦言,人才、技术和资金是企业技术创新的基本条件,近年来虽然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逐步树立起自主创新的意识,但大都苦于人才、技术、资金等条件的严重缺乏,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能力进行创新。另外,由于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企业因仿冒问题带来的技术创新市场风险越来越大,这严重阻碍了企业自主创新的动力。

记者走访珠三角与上海、南京等地多家灯饰卖场看到,“禁止拍照”之类的警示语在卖场随处可见,一些举起相机准备拍照的人会立马被喝斥。但是,记者在不同的卖场上看到的灯饰产品,仍然给人一种大同小异、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这种仍然难以消除的雷同现象,一些大企业的人士认为是小企业随意抄袭大企业的产品创意;而小企业的人士则辩解说,是大企业用了自己代工的产品。各家企业都在为自己脸上“贴金”,但到底是谁抄谁的,谁也说不清。

华南理工大学经贸学院副教授李合龙曾经作过多次调研,发现近几年来有很多制造业企业老板把经营重心转向开发房地产,宁可当商铺包租公,也不愿投资做产品设计研发,原因是知识产权保护仍然是产业发展的软肋。“那些注重研发的企业花费巨大资金设计的很多新产品,刚一上市就被同行‘抄’去了,而且同行定的售价还更低,导致真正拥有知识产权的企业反而卖不动自己研发的新产品,企业甚至没办法追究同行的法律责任,最多也就得到一点经济补偿。”

据业内人士介绍,虽然中山灯饰产业做到全国最大规模,但尴尬的是,在意大利米兰灯饰展会,主办方一直不允许来自中山的企业携产品参展,原因是对方对灯饰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不放心,“一般欧美的展会都要求参展企业展出的产品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产品,如果你无法提交自己的产品的知识产权证书,主办方就不让你进场参展。”

华帝股份总裁黄启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言,华帝也遭遇诸多假冒侵权事件,“曾经就有一家南头镇的家电企业抢注了‘华帝’豆浆机商标,还在马路边竖起一块巨型广告牌,华帝向工商部门举报之后,工商部门依据相关保护法规,依法取缔了该企业的恶意商标。”

广东中元(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何燕东曾在中山市工商局从事经检执法工作,曾查办过多起商标侵权大案。他告诉记者,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山某镇一个家电生产企业相对集中区域,道路两边的广告牌上宣传的企业商标几乎都冠以了“驰名商标”字样。有的小厂员工不足20人,也可以拿出内地某某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或某某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堂而皇之地以“驰名商标企业”自居。

有企业人士认为,经济步入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阶段后,对传统经济增长模式的局部修整已经无济于事。需要一场深刻的变革,只有在各方面打破阻碍创新的种种桎梏,才能真正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篮球火李赢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