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招贤纳士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小青年权威论坛
扫扫进入手机版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负责人:张先生
电话:023-8888999
QQ号:小青年权威论坛
邮箱:597459892@qq.com
传真: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主页 > 工程案例 > 最新工程案例 > 萌萌哒图片 蒋介石在民国初期: 愤世嫉俗的社会
萌萌哒图片 蒋介石在民国初期: 愤世嫉俗的社会
发布日期:2018-06-16 23:27    浏览次数:     作者:dede58.com    

蒋介石在辛亥革命爆发时中断学业返国,到杭州担任先锋敢死队指挥官,强攻抚台衙门,生擒浙江巡抚增韫,又回老家奉化练兵一团,准备担任大上海的卫戍部队。可谓青年得志,意气风发。他的师长是黄郛,沪军都督是陈英士,陈、黄、蒋三人是在日本拜把盟誓的铁杆兄弟,金兰之谊堪比桃园三结义。

有两位把兄的照顾,蒋介石的前途真是无可限量的。而两个月前,他还是个每天早上得早起喂马的士官入伍生,骤然跃升团长,心中自然豪情满溢。然而,初露锋芒的他很快就要一尝政治权谋的辛酸,没顶于革命同志的内争之中。

初历风霜的陶成章案

民国肇建之际,各种革命党派立即展开激烈斗争,浙江的革命党内斗主要是同盟会与光复会之争。光复会首领陶成章是孙中山的死对头,他原本参加同盟会,对孙中山极不满意,遍发传单痛斥其贪污革命捐款、谋害同志与邀功揽誉等种种劣迹,有不共戴天之仇。光复会在浙势力庞大,陶成章是浙江的当然领袖,但他不以为足,又到上海练兵,挤压陈英士,俨然有挟浙沪之力与孙中山对峙之意。

当时革命党以暗杀为风尚,动不动就请人“吃手枪”。传闻陶成章有请陈英士吃手枪之心,陈英士也不甘示弱。陈英士不单是一位热血的革命志士,更是“大字辈”的青帮领袖,在上海呼风唤雨。陈英士准备动手的谣言一起,陶成章就吓得逃入上海法租界的医院避风头。陈英士手下打手如云,没想到,竟是已经当上团长的蒋介石挺身而出,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剌杀了陶成章,为同盟会除掉一个劲敌。

蒋介石的知交杨志春回忆,蒋介石剌陶出自黄郛的煽动。黄郛在辛亥革命时非常激进,曾在沪军都督的推选会议上率先拔枪,吓跑与陈英士竞争的上海商团军总司令李显谟。黄郛以《三国演义》中许褚擅杀曹操的狂妄故友许攸为喻,鼓动蒋介石应该为了陈英士主动诛杀陶成章,于是蒋介石动了手。

然而,蒋介石的仗义之举差点给自己造成灭顶之灾。陶成章遇剌消息公布时,同盟会诸公弹冠相庆,台面上却不肯认账,反而有意弃卒保帅。同盟会两大巨头孙中山与黄兴,声言对陶成章案追查到底,蒋介石命在旦夕。幸得陈英士放水,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蒋介石才得以出逃日本。在国民党同志春风得意、大啖胜利硕果之时,蒋介石冷冷清清地回到东京,孤灯黄卷,研究收复外蒙古的作战计划。

国民党高层领导曾示意,将让新成立的稽勋局公费保送蒋介石到德国留学,但这只是一个虚幻的承诺,反而耽误了蒋介石。原本蒋介石可以利用这段空暇完成士官学校学业,但是留德的吸引力太强,他放弃升学士官学校,勤学德文,一心去德国念军校;又办了本军事杂志《军声》,浸淫于军事学问之中。然而,稽勋局不选送武官,蒋介石未来的妻舅宋子文得到稽勋局公费留学哈佛大学,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蒋介石却只能困居东京望穿秋水。同志如此绝情负义,他真是伤心极了。

初尝人情冷暖的蒋介石大为悲愤,好交朋友的个性骤变。老朋友郁辅祥在1917年时偶遇蒋介石,发现五年没见的老友与当年在日本热热闹闹好交朋友的蒋介石判若两人:“大约在1917或1918年。他来宁波,住在江北岸一个旅馆里。我在浙江省立第四中学教课,偶然在赵芝室先生家遇着,同在赵家吃了一顿饭,饭后玩扑克。他的态度倒完全改变了。沉默寡言,谨持严肃。我笑对他说:‘从前你说我态度没有改变,我想我现在还是没有改变,他的态度倒是真正改变了。’他听了微笑不答。”

更糟糕的是,蒋介石在剌激下变得愤世嫉俗,脾气暴烈,看谁都不顺眼,有时竟如同孩童般任性激烈。

搞不定妓女的上海“流氓”

蒋介石在东京闲居将近一年。二次革命前夕,他返回奉化老家。此时正筹备反袁的陈英士急需帮手,又把蒋介石拉回自己身边。

他对陈英士是忠诚不渝的,但也知道陈英士的兄弟情谊并不真纯。只是陈英士的御人之术实在太高明,让他无法离开陈英士。陈英士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看透了蒋介石的本性。一年不见的蒋介石变得脾气暴烈、内向偏激、不屑与人交往。但陈英士知道蒋介石的坏脾气来自在陶案中受挫的心理创伤,然而,蒋介石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陈英士对待蒋介石,简直是以哄小孩的耐性细密照顾,让对方为他效命。

蒋介石心里看得非常清楚,但心甘情愿地让陈英士哄着走。在陈英士遇害八年后,蒋介石于一封致汪精卫与胡汉民的信中写道:“英士待人,不免好尚权术。然其先必事事容纳人意,体贴人情,而至最后,则他人必事事悉照英士之本意,而改变其本人之主张,使人尚不自觉,如是待人,不可谓其果善,而人则反感其妙,以弟之愚拙而有今日者,未始非其诱掖之功也。”

陈英士对蒋介石的使用总是适得其所。蒋介石喜欢战场,陈英士就让蒋介石在战场上尽情发挥。1913年攻打江南制造局、1914年赴哈尔滨考察东北战略形势、1915年发动肇和舰起义、1916年攻打江阴要塞,每次都是轰轰烈烈的革命壮举。在此同时,陈英士又刻意把蒋介石给保护起来。内向偏激的蒋介石在交际场上总是板着一张臭脸,对人不理不睬,陈英士就避免让蒋介石曝露于人情世故中。所以蒋介石对陈英士感佩至深,推为“万古交情”的至交。

在陈英士的大力推荐下,孙中山成为蒋介石的下一位知遇长官。但孙中山初期对蒋介石的个性认识不深,对蒋介石的使用缺乏如陈英士之细心,使蒋介石经常大闹脾气。

自称研究蒋介石的专家很多,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蒋介石内向孤僻的人格特质,反之,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诸多专家指控蒋介石是混上海滩出身的“流氓”。蒋介石是上海流氓之说,起源于中原大战时期。当时反蒋各派紧抓住蒋介石曾入青帮的传说,激情抹黑,举国哄传。诸如黄金荣还门生帖之类的野史不胫而走,使蒋介石是“上海流氓”之说成为深入人心的刻板印象。

其实,蒋介石在上海加入青帮是必然的。当年的上海底层社会七八成是青帮,在马路边摆个小摊都得加入青帮。蒋介石跟陈英士在上海干革命,骑劫肇和军舰,攻打江南制造局,北京政府通缉有案,脑袋上挂着高额悬赏。蒋介石如果不加入青帮,他在上海下船的第一天就会被抓起来。

学者杨天石摘录蒋介石在日记里深自忏悔的青楼韵事,描绘蒋介石早年嫖妓好色的荒唐历史,风靡两岸。然而,杨天石所摘引材料生动说明蒋介石是一个连妓女都搞不定的孤僻青年。

依据蒋日记,蒋介石在风月场上最大苦恼是经常对妓女动真感情。进出风月场所是在社会上做事必要之应酬。逢场作戏,若动辄对“坐台”小姐动真感情,就会成为应酬场的笑话,所以蒋介石必然是当年上海应酬场的一大笑料。别人嫖妓只是肉欲游戏,而他是真心诚意到花街柳巷谈恋爱,寻求真情慰藉。蒋介石最痛苦的风月经验,是向挚爱的妓女“介眉”求婚,却惨遭拒绝,让他痛苦地认识到“妓女嫟客,热情冷态,随金钱为转移。明眼人觑破此点,则恋爱嚼蜡矣”。他在日记里的风月忏悔,就是一个动辄对“坐台”小姐动真感情的痴情青年,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初历现实之后的深切失望:“无穷孽障,皆由一爱字演成。”

陈英士只是听之任之,不让冷酷的十里洋场磨折蒋介石的傲骨。所以蒋介石在上海滩挫磨多年,却仍能保持其痴傻孤傲的真情本色,无怪蒋介石如此感念陈英士了。

蒋介石的隐士梦

陈英士在1916年5月遇剌。蒋介石挺身而出,冒着被捕风险去收尸,又在自己家中为知己开吊。失去知己的蒋介石运气很好,他对陈英士的耿耿忠诚感动了许多国民党同志,包括国民党的大金主张人杰。在陈英士罹难后,蒋介石仍不改暴烈孤傲的脾气,在1917年至1924年八年之间,前后愤然辞职八次,每次辞职就气乎乎地跑回上海或奉化闲居,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而张人杰始终慷慨资助经常失业的蒋介石。据一位蒋介石的老乡回忆,“蒋介石在上海活动的经费以及他个人的生活费用,均仰给于张人杰。由蒋介石经手向张陆续支用的钱,竟达十余万之巨。”

资助蒋介石生活之余,张人杰还是蒋介石追求陈洁如时的介绍人,又应陈洁如之请带蒋介石下海炒股票。蒋介石炒股失利,也是张人杰代他偿款善后。蒋介石另娶宋美龄时,还是张人杰的女儿陪伴陈洁如搭船赴美,代为照料。张人杰可以说是蒋介石的贵人。

张人杰之外,杨庶堪、廖仲恺、胡汉民与汪精卫等国民党要员也都把蒋介石当成小老弟,却都为蒋介石的古怪孤僻而苦恼不已。蒋介石的军事干才深获孙中山器重,但孤傲的蒋介石总是闹脾气辞职。1923年7月,蒋介石突然辞去孙中山委派的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要职。面对朋友们的劝告,他大咧咧地给大本营秘书长杨庶堪写封信,说明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这种职务不是他蒋某人的专才,给他这种职务等于是害他,所以他辞职不干是杨庶堪等人的错误。如果要善用他的才干,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必须让他远离社会!

“弟决非参幕之才,如必欲弟在幕中办事,则获咎于人,贻误于公,徒见其窘拙而已。如欲善用弟材,惟有使弟远离中国社会,在军事上独当一方,便宜行事,而无人干预其间,则或有一二成效可收。否则误用其材,且使弟终身自误,此非弟个人之过,而兄等亦不能辞其咎也。”

找工作哪能以“远离社会”做为条件呢?蒋介石也太任性了。

其实,大元帅行营参谋长一职的确不适合蒋介石。当年孙中山旗下的各路人马派系混乱。大元帅的参谋长主要职责并不是制定作战计划,而是以高超的交际手段调和鼎鼐。讨厌交际的蒋参谋长虽然努力参加应酬,却无法降心屈志、和光同尘,因此他这参谋长没能协调各方,倒成了广东军界笑话。

当时在粤军当旅长的莫雄对蒋介石在应酬场上老大不甘愿的别扭模样印象深刻:“当时的粤军将领,来自四面八方……将领之间,常常借着各种名义,麕集广州东堤的酒家或紫洞艇(装饰华丽,专供饮宴的大船)饮花酒。所谓饮花酒是嫖、赌、饮、吹四门头混成一块的夜总会,到了这种场合,将佐们照常就放浪形骸,毫无顾忌。吹大烟、搓麻雀、玩妓女,各适其适,往往闹到晚上八九时才开席,撤席后还要一直闹到夜尽更阑才兴尽而散。蒋介石是有请必到,每到必早,但是又必置身于一切玩意之外,自己搬一张椅坐到角落里看书,耐心等待开席,吃完就走,习以为常。这样在花酒场中,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人们就很少去理会他……”

蒋介石是混过上海的!在应酬场上居然自顾自看书,足见陈英士对他的纵容。

孙中山虽然器重蒋介石,但社会不可能为了蒋介石而改变,他的挫折感越来越重,脾气越来越怪。1921年,蒋介石挂在嘴上的口头禅是他想离开社会人群,住到无人蛮荒之地“岩居穴处”。蒋介石最要好的朋友、蒋纬国生父戴季陶,曾因蒋的愤世嫉俗与他大吵一架,气到见面不握手,事后蒋介石专函道歉,表述心迹,说明他很想干脆脱离社会当隐士:“弟当时只言我的性质暴戾,不适合于世,必离隔朋友,独居深山荒野之间,或可延长命运云,此盖弟因兄平日规戒之言而有感,自恨任性使气,处世动辄得咎,不如岩居穴处,或可免于陨越,是亦自怨性躁……弟处世之病,在乎极端,故有生死患难之至友,而无应酬敷衍普通之交好,所言如此,所行亦如此,于此则或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之感慨。”

脾气如此怪,除了陈英士还有谁敢用蒋介石呢?蒋介石脾气虽然孤傲,但生平以“精诚”自诩,即使在最困难艰危之时也绝不会辜负同志。他在信中自称:“有生死患难之至友,而无应酬敷衍普通之交好”。在一个倒戈背叛稀松寻常的战乱年代,蒋介石的“精诚”实在是太罕见了。最终,他感动了孙中山。孙中山饱经人情冷暖,统御同志手段冷酷,罕有温情,对蒋介石却另眼相看。就这样,孙中山仿效陈英士,将蒋介石保护起来,不让蒋介石受到社会人情干扰,从而改写了中国历史。

相关的主题文章: